登山養生好人好事

首頁 > 登山養生好人好事

登山知識 領隊與嚮導的職責

日期時間: 2013-10-22

台灣常發生「登山客失蹤」的事件,101年11月八通關發生失蹤事件,搜尋1個月,沒搜尋到,另外發生於在95年11月上旬在南一段失蹤事件,發生於96年元月初,南湖大山經過2月餘的搜索,才找到遺體的悲傷;而南一段則是好消息收場,然而失蹤的搜救技術,一直是台灣登山救難技術裡最弱的一環,也就是一發生失蹤事件,一般而言,都是凶多吉少。當然失蹤的搜尋工作,本來就是一非常大的工程,而且還是一非常困難的任務,況且需要投入的救難人員也特別龐大。

如家人般的帶隊精神
不論如何,今天我在此不談失蹤的搜尋技術,我只想分享帶隊的心得,因為此2隊登山隊,不但都是小團隊的攀登隊伍(南湖是9人、南一段則是8人),而且我相信8和9絕對不是一不吉祥的數字,所以如此的隊伍應該是非常好帶領的隊伍,因為8~9人的隊伍幾乎就像是一個小家庭的隊伍,我如此說,主要是因為我自己帶領如此小的隊伍時,我們都會像一家人一般,互相照應,例如休息時,大家總是聚在一起煮杯咖啡、一起聊天、一起歡笑、一起照相、一起欣賞風景,如此也可以讓其中體力比較差的隊員恢復體力,才繼續前進;行進時,如發現有隊員真的出狀況,大家也會發揮同胞之愛,幫他分擔一些重量,畢竟在高山上每一個人適應能力是不同的,加上我們都會走在一起,因此當有同伴發生急性高山症之症狀時,大家也能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並給予扶持、鼓勵與協助,最後大家在相互關懷與照顧下,順利登上那高峰,在峰頂上時,大伙還會一起喝一碗溫暖的咖啡或熱奶茶,再一起細數台灣屋脊上的大山,然後相約下一次攀登大山的時間;經歷了「山」的洗禮後,歸來的伙伴,其情感真的會像家人一般親,有些隊員還成了此生最要好的「朋友」。

國外帶隊的例子
還記得幾年前和我韓國友人去攀登雪嶽山,在登山前一夜的晚餐後,他突然拿出一瓶酒,並倒在他韓國製的登山碗裡,接著他要求我們每人都要傳接到這碗酒,當我們接到這碗酒時,一定要先喝一口,然後說一句話,那句話必須是給團隊或攀登雪嶽山的好話,當每一人都喝過他的一碗酒,也說過好話後,最後那碗回到他自己的手時,他也先喝了一口酒,然後他說:「我們都喝過這一家人的一碗酒了,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所以我們在攀登雪嶽山其間,一定要像一家人般互相照顧。」如此後,當隊員彼此再對望時,眼神之間正傳遞著家人的溫暖,後來,當然是在非常愉快、安全與順利中,完成了雪嶽山的攀登活動。

我在加拿大登山學校受訓時,那裡的教練一再強調,當我們自己帶隊時,永遠要提醒自己,每一名隊員的生命價值都是美金一千萬元,因此我們帶隊時,不可不慎。因為在我們帶領隊時,如果我們帶隊時發生錯誤,且造成隊員生命的喪失事件,在法律上,我們絕對會賠償一千萬美元。

所以自從加拿大登山學校歸來後,我在帶領登山活動時,都非常小心規劃與帶領自己的登山隊伍。

台灣的領隊與嚮導該接受更專業的訓練
美國嚮導協會的嘎斯頓 陸柏發特(Gaston Rebuffat)在1965年時如此說:『嚮導工作意味著「自我犧牲」的精神。就算嚮導想去那裏,然而他那兒也不能去,他要去的高峰,絕對是他所帶領那群人的想法。他也不是為自己去爬一座高山,而是要圓滿和安全的帶領那群伙伴。』

The work of the guide implies abnegation. The guide does not go where he wants to go, but must go to the summit of which his client has dreamed. The guide does not climb for himself but primarily for the pleasure of the companion he is leading.

這是值得我們台灣所有登山領隊與嚮導深思的一段話,願我們共勉之。

台灣的登山教育裡,並沒有完善的領隊與嚮導之專業訓練課程,我相信只有趕緊引進歐美嚮導的專業訓練課程,才能讓這樣的悲劇不再重演。因為經那嚴格專業技能訓練之嚮導,他們都將具有非常多帶領隊員像一家人般的技巧,如此當然可以快快樂樂的登山,然後平平安安的歸來囉!

現在台灣登山界,只想辦「嚮導檢定」,而非訓練,如此無基礎做後盾的檢定,絕對無法讓登山更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