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養生好人好事

首頁 > 登山養生好人好事

登山知識 去爬一座自己心靈的山

日期時間: 2019-02-09

 去爬一座自己心靈的山

去爬一座自己心靈的山

我一直有個心願,就是放下一切登山教學,然後去爬一座屬於自己心靈的山,教學這麼多年,總是帶領著一大群年青孩子去爬山,還要教導他們如何安全的進出山區,就連求生訓練中的獨處時間,也因是一訓練課程,而讓自己沒有時間或空間來省思和沈澱自我的人生,甚至在睡夢中,仍擔心著受訓的學員,會不會被毒蛇咬、被刀砍傷,或火燒到等,結果是一夜難安眠。

    896月,我終於可以一個人去爬大霸尖山了,當我開車到達馬達拉溪登山口時,四下無人,可能是非假日的關係吧!於是我先搭好了帳篷,才獨自去四處遊盪,此時的溪水,看起來特別的澄清,溪岸邊偶爾飛停在溪石上的鉛色水鶇,似乎也像我般輕鬆,獨享著這一下午的悠閒;此時溪兩旁的黃苑,正以最燦爛的黃碇放著,接近旁晚時分,多了許多追日的鳥兒,在樹叢中,高聲歌唱,而自己且也不知在石上坐了多久,正想去炊煮晚餐時,回望那在暗綠色襯托下的橘紅色吊橋,且呈現著最萱爛的色彩;接著夜幕在灰色的牽引下,來到了馬達拉溪,最後剩下的,只有那盞頭燈的一線光,而漆黑卻緊緊的擁抱著我和整個大地,當滿天星斗覆蓋在這狹長的山谷時,馬達拉溪除了那喧鬧的溪水聲,陪伴著我外,大地也寂靜的睡去,此時的我,似乎占據了整個馬達拉溪,或者說是馬達拉溪占有了我。

    一大早,在水聲潺潺、漱漱聲中醒來,許多早起的鳥兒,已經忙祿的穿梭在林裡覓食,我也不甘示弱的打起了太極拳,當陽光灑落到樹梢時,那股朝陽不但看的見,似乎也聞得到,然後陽光慢慢的移步到了腳邊,一股暖流也漸由腳傳到了全身,甚至連我的心,也能感受到這陽光的溫柔。

    在我整妥背包後,我雙膝跪地,面對著土地說:“我願意以這顆赤子之心,向您學習。” 接著我又趴在土地上,深吸了三口氣,去認真體會和感受一下馬達拉溪土地的獨特味道,然後才背上背包,以最輕鬆的步伐,走上階梯,走進那林陰小徑,一路獨自行走,我可以清楚看見自己的每一步落腳處,以及路旁的一石一草,而這片森林裡,除了我之外,仍只有我一人獨行,唯一陪伴著我的,卻是內心中的另一個我,有時候他會跑出來,陪我走一段路,或和我說些話,或站著一起喘氣,或者只坐在我休息的長木頭上,看著我。

    當我在進入扁柏林前的一個小平台,發現了一個美麗畫面,畫裡面的山是那般的清翠,天是如此的靛藍,於是我放下背包,靜靜的坐在這檜木板上,望著這幅美麗的景色,令人不忍離去,而時間彷彿也停在這永恆的一霎那間,此時的我正閉上雙眼,享受著涼風拂面及這好美的回憶,卻發現自己就在此畫中。

    來到九九山莊時,只見幾隻頑皮的朱雀和金翼白眉跳躍在廣場上,這裡除了那鳥兒的倩影外,剩下來的只有這安靜與孤寂了;午餐後,為自己沖了一杯咖啡,然後靜靜的坐在鐵杉樹下的長椅上,背靠著樹幹,慢慢的品嚐著、享受著這三合一的香醇咖啡,突然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才能一人獨自品味著這裡的一景一物。裝完水後,繼續獨行於山徑上,此時出現眼前的景象,是稀疏的樹叢及整片的低矮箭竹草原,但因是六月天,所以呈現的是綠意昂然,加上草原下層盛開著紫藍色的阿里山龍膽,有著小花陪伴,不但忘了那急促的呼吸,且在不知覺中,行來輕鬆的就到了3050高地;休息片刻,我攀上一小山丘,然後一邊煮著晚餐,一邊望向東面的聖稜線,可清晰的分辨出,由北起的伊澤山、大霸尖山、小霸、巴沙拉雲山、品田山、穆特勒布山、雪山北峰,到最南的起點北稜角(雪山主峰被它擋住了),此時前方谷中的白雲,已被夕陽染成金黃,她們隨風舞動於山谷間,忽而變幻成一隻猛獸,忽而又變化成一隻小貓、或一位美人、或者是一位哲人,如此瞬息萬變中,白雲纔是這聖稜線和藍天布幕下的主角,當她們都由金黃轉為橘紅色時,西面的夕陽也快速的由馬那邦山和榛山中,向著台灣海峽的海平面降下,海面被灑落的陽光,先是染成一片金黃色;最後就只剩下一細長條的橘紅色了,再回望聖稜線,雲己靜止,且變成了灰黑色,她似乎也懂得表演的哲理“見好就收” ,漸漸的星光和黑,包住了整個聖稜的寵大身軀,就在這滿天星斗中,我走回帳篷,再享受一杯“幸福人的咖啡”後,才擁抱著那夕陽下的美麗畫面沈入夢鄉。

    凌晨二點半,我離開了3050高地,藉著頭燈的引導,獨自走向大霸,雖然沒有月光及同伴的相隨,但一點也不覺孤單,畢竟大霸也來了四、五十趟了,這兒的一草一木,就像是我的老朋友般,伴隨著我行進;四時三十分,抵達了中霸,一邊等待著曰出的昇起,一邊煮著自己最喜愛的咖啡,當陽光越過蘭陽平原上空的一大片雲層時,太陽已呈魚肚白般,失去了美麗色彩,但大霸東面的岩壁,仍被陽光的朝氣所喚醒,並以亮麗的金黃色迎接著朝陽;我則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欣賞著大霸在晨曦中的瞬息萬變,然後我閉上了眼,去想像著自己就是大霸,就在此時我突然感覺到,自己已穩穩的站立於天地之間,望向四周,有深崖、溪谷、樹林,以及一列列的稜線和山峰;再張開眼時,更能感受到祂的穩重與厚愛,不虧祂就是“泰雅族人的聖山” ;後來我乾脆躺在中霸的草地上,讓大霸擁抱自己,結果竟然睡著了,醒來時,再坐定且眺望大霸一會後,才輕步走回3050高地,回程中,我內心的感覺,似乎比以往每回爬上大霸頂的那分成就,還要來的心滿意足。今夜的3050,下了一場小雨,使得夜色變的豐富了許多,因此入睡前,已不再只是寂靜,而是聽著這小雨滴,滴落在帳篷上的聲音睡去。

    隔天,又在彩霞中醒來,大、小霸似乎比我早起,因為祂們早已經精神抖擻的站立在那,繼續喝著自己的“幸福咖啡” ,享受著只屬於自己的大小霸,此時的祂們,好像父子在對坐,且深情的交談著;也似一對夫唱婦隨的恩愛夫妻,生生世世,永不分離,而世間情,若也能如此的堅定不移,那又是何等的幸福和偉大呢?沈思至此,內心的另一個我,且吹促著“該回去了” ,雖然有些不捨離開這難得的孤獨,以及用心和山交談的時刻;但又有何妨,畢竟我已經看見自己內心的那座山了,況且我還會再來到大霸的世界裡。

    坐上駕駛座時,先開窗,並深深的吸了一口馬達拉溪的清新空氣後,才心滿意足的發動車子……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