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養生好人好事

首頁 > 登山養生好人好事

登山知識 步道的危險因子(二)

日期時間: 2016-02-06

我原以為寫一篇的步道的危險因素,已經足夠讓我國的登山者,安全的行走於山徑上,然而最近去爬了墾丁的大尖山及雪山北峰,還有三峽的北插夭山後,使我有了更多的感觸,也才決定繼續努力的來觀察步道的其他危險因素,希望真的能協助所有在山野中活動的人,藉由我的提醒,不但不再危險,更能看出危機在那裏,如此之後,有一天所有山友都能成為別人的導師,甚至比我更上一層樓,屆時連我也得向每位山友學習請益,您想到那時還有誰不相信“登山是一安全的戶外活動” ,事實上也是如此,要讓人了解一項活動是安全的,我們就需要以更專業和細膩的精神,來告訴國人登山的危險在那、安全的保障又是什麼。

二位布農族老獵人的故事
多年以前,中央研究院的陳仲玉教授,為了確認清朝八通關古道東段的路跡,是否如卓溪村的老獵人所言,事實上的古道在拉庫拉庫溪北岸,當時玉山國家公園尚未成立,大多數人都認定日據時代開拓的八通關越道就是清朝的八通關古道,於是陳教授邀請我和二名卓溪村的布農族老獵人,開始了一趟探險之旅,在此之前,從來沒有一位登山者或學術研究者去過那裏,地圖上除了等高線及溪流之外,沒有任何可供參考的資料,另外,惟一資訊就在老臘人的記憶裡了,而這記憶又不能和地圖合併使用。

老獵人一邊在草叢中找尋臘徑,一面小心踩下自己的腳步,如此行來,不論是在潮濕的溪谷中,或者是潮滑的爛泥地,甚至危險的崖壁邊緣,他倆總能從容平穩,而且很安全的通過這些地形,從未見他們滑倒在我眼前,這可是累積了四、五十年的山野步行技術,但反觀看現在的自己,仍舊偶爾有滑倒的例子,這確實值得省思,雖然自己也有二十餘年的功力,走路仍會跌倒,就代表自己的步伐,還不夠穩健,且有危險;而這二位老獵人,不但步伐走的好,這絕對因其有很好的眼力,例如:有一天,我們正通過一片蒼天的林區,地面鋪滿了落葉,他倆望著這片原始林的地面,觀察了片刻後,告訴我“這片林子在二天前,有一位獵人從前面這棵樹的右邊經過,然後沿著後面那棵的左邊而行…等。” 聽完後,我很仔細的,搜尋了這片林子的滿地落葉,但是我真的看不出來有人走過的痕跡。

經過數天的奮鬥後,我們早已超越了他們知曉和熟悉的地區,當然我們也確實找到了清朝古道的證據,因此我們更要向前走,雖然早已不見人跡、獵徑,我們嘗試了幾次西向下切溪谷的稜線,結果都遇到五十米以上的大峭壁,而不得已且很辛苦的,再爬回南向的主稜線,經過幾回合的折騰,大伙也疲累不堪,就在此時,老獵人說:“我們來找路好了。” 然後他們在稜線上找到了,六、七年前其他獵人經過的痕跡,我們跟著那蹤跡,不但遇到了一個舊獵寮,而且還順利安全的下到了那條溪流;之前我則是用地圖來引導的,反而下不去,甚至會遇到危險和疲累的狀況。最後,當我們正在攀爬最後一段稜,就可以到達中央山脈的大水窟了,但我研讀地圖時,應該會遇到一段十至二十米高的危險斷崖,結果在接近三千公尺海拔高度時,豎立在面前的正是如此的崖壁,這不就是那地圖上的危險地形嗎?於是我想先攀上“她” 後,再用“扁帶” 來拉大伙上去,但在攀登中,我曾差一點就失足墜落,正當我興高釆烈,自己平安攀上崖頂時,且看見二位老人正輕鬆的腰繞上來,那時的我,真可說“啼笑皆非”

自我省思
我期盼山友們,從現在開始認真的學習與觀察,我深信不用二年的功夫,也能達到五十年功力的安全,然後我們都能像這二位布農族的老人般,安全的行走於山林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