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養生好人好事

首頁 > 登山養生好人好事

登山知識 麥肯尼峰(現改名帝拿里山Mt. Denali)的喜樂與感恩

日期時間: 2016-02-06

2001年前來到安克拉治 (Anchorage) 攀登麥肯尼峰時,不知在什麼機緣下,就住進了地球民宿之家 (Earth B&B) ,女主人叫瑪葛麗特(Margriet) ,因為有她的祝福,讓我們兩人順利的攀上麥肯尼峰。當我再回到地球民宿之家時,我需要等待10天,才出發往洛杉磯市,去拜訪美國山區救難協會,希望能爭取該協會的教練去台灣,協助我國山區救難技術的提升計劃。就在我住到第二天晚上時,瑪葛麗特走到面前,很慎重的跟我說:『上帝告訴我,不能收你的住宿費,但你必須每天早上教我「太極」。』就這樣我與地球民宿之家結下了一段「喜樂之緣」,也因有此喜樂之緣,後來更順利的把美國山區救難教練請進台灣三年。

我們安克拉治的母親
2004年,我決定要陪全人實驗高級中學的4位小孩,再走一趟麥肯尼峰時,立即聯絡地球民宿之家,她告訴我,她那已經客滿,但她可以幫我們聯絡其他民宿,後來她幫我們訂最便宜的青年旅館( Youth Hostel ) 。當我們住進青年旅館時,才發現那裡根本沒有空間可以放器材及裝備,更遭的是我們需要一個地方,可以重新打理攀登的裝備,何況大伙又在安克拉治添購了不少新裝備。雖然我們沒有住在地球民宿之家,但瑪葛麗特非常願意提供其後院,讓我們在那整理器材及裝備,後來我們每天都到她的後院去整理器材和裝備,最後她還同意把那些用不到的衣物,就存放在她的倉庫裡,我則感動三年前的善緣,至今仍然依舊。

孩子們也深受她母親般的溫馨協助而感動,因此稱她為我們「安克拉治的媽」,更讓我們深深覺得地球民宿之家,才是我們「安克拉治的家」,所以當我們在攀登麥肯尼峰的過程中,我們一直有一個心願,就是當我們攀登完成歸去時,一定要住進我們「安克拉治的家─地球民宿之家」,心願是會得到回應的,當我們順利攀上麥肯尼峰回安克拉治時,我們真的在那享受了4天家的感覺,才回台灣。

鏟子與爐子的故事
我們到達地拿里國家公園的道奇那巡邏員站(Talkeetna Ranger Station),辦妥入山手續後,就飛進基地營,看來一切是如此的順暢,正當我們興高采烈展開攀登活動的同時,不幸也相隨而來,我們在基地營搭好帳篷後,準備使用台灣廠商免費提供的3台MSR的爐子來溶雪時,卻發現3台汽化爐完全無法使用,這真的是晴天霹靂,因為我們已經進入冰天雪地的基地營了,最後我只得去找航空公司基地營的經理麗莎,請求她撥無線電話回公司,幫我們買2台新的MSR爐子進來,爐子買好後,天氣且一直很壞,連續2天沒有任何飛機進基地營,我們也只能無奈的待在基地營,等我們的新爐子進來。就在第二天下午,有一隻攀登結束歸來的隊伍,就停在我們營地前休息了很久,我走過他們時,並相互閒聊了一會,我看見他們攜帶了一把很大的雪鏟,閒聊後,他們的領隊說:「你們如此大的隊伍,非常需要那把大雪鏟,它現在是你們的了。」就這樣我們接受了,他們那把大雪鏟和一份善意祝福。

隔天一早,天氣仍然非常壞,我知今天又將是一場無奈的等待,正當我從公廁走回營帳時,一位高大陌生的美國人走到我面前說:「我聽說了你們的問題,如果我借2台MSR的爐子給你們,你們想出發嗎?況且天氣還需2天才會好轉。」我說:「那我們需要付您多少錢?還有爐子怎麼還您呢?」他說:「不用錢,用完回基地營時,拿給麗莎就可以了,因我常進來帶隊,她會拿還給我。」就如此在大雪鏟後,又來了一位天使約翰(Jon),他的善意與祝福,不但幫助我們順利攀登上麥肯尼峰,更讓我們深深體會到天地間,有喜樂的存在。

高地營各方的協助
攀登中,在14,000營地,國家公園巡邏員大任(Darren)、醫生巡邏員邁可(Michael)曾經為我們的孩子檢查被曬壞的嘴唇,並建議他必須休息2天,以及用防曬油來保養他的嘴唇,若沒有好轉他也不可以往上攀登,經2天的休息與治療總算有改善,也經邁可再次確認,他已經可以上攀了。那時我才知嘴唇的乾裂是被曬傷,而不是我以前認定為冷和乾燥的影響,因為我的嘴唇在每一次的遠征過程中,也有些裂傷,從今以後,我知道該為自己準備好一隻防曬指數高一點的護唇膏,甚至於把臉都包起來保護嘴唇也是應該的。今年的氣候特殊連商業隊伍也都停留在14,000營地,雖然在營地邊的巡邏員站外,每天都有提供最新的氣象資料,然而那些商業隊的嚮導員更會聚集討論天象,他們的多年攀登地拿里的經驗,會有更細微的觀察,因此登山嚮導員隆(Ryan)和克拉喀(Clark),也給了我們更多好的建議,後來我們的隊伍跟隨他的商業隊伍到達第五營,也就是17,000的高地營。剛到高地營時我們有一孩子頭痛的無法行動,託國家公園醫生巡邏員拉博(Robb)的檢視,並給我們高山病的藥。我們登頂後,連續2天,天氣變的非常的惡劣,加上孩子們的害怕,又剛巧巡邏員周(Joe)和拉博要下山換班。最後在大雪紛飛中下徹時,他們陪同我們的孩子,一起通過地拿里最危險的瘦小陡峭稜線。

來自美國和加拿大的祝福
美國醫療協會的教練們比爾(Bill)和傑森(Jason),當他們來台灣為我們山區救難人員,辦理高階野外急救員訓練時,他們聽說我們今年5月要去攀登這座高峰,他們回到美國和加拿大後,他們二人分別寄了一些急救器具來台灣,二份合起來就是我們的急救包,他們主要是想寄贈急救用具與藥品,來祝福我們攀登順利,這是一好的開始,它更是來自遙遠的「善意」。

許多的喜樂與善加起來成一「感恩」的故事
出發前,榮總的高偉峰醫師,動用他個人的資源,協助我們做各項身體檢查,以及肺功能的檢測,還幫我們張羅治療高山病的藥品。而在攀登器材上,還有蹼樂、健野、城市綠洲與冰岩等廠商,協助進口攀登的器材,也因有他們的大力協助,不但讓我們省了不少經費,更讓我們省去了找尋的時間。

還有全人學校的校長大雄及副校長阿淦,更為了孩子們,而大力的奔走,也因有他們的努力,才得到青輔會及教育部的補助。最後全人實驗高級學校的4名學生,更沒有讓大伙失望,4名孩子都成功登頂,而且創下了台灣男生張元植15歲,女生陳奕至19歲的最小年齡遠征成功紀錄,如此的這些成果,不正是由一群人的喜樂與感恩,才能連接成甜美的果實嗎!